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2012中國年度天使投資人”蔡文勝:徹底擁抱新趨勢

[日期:2012-12-16] 來源:創業邦  作者:方浩 [字體: ]

  草根出身,站長起家,這兩個獨特經歷成就了中國創投江湖最具傳奇色彩的俠客。但為什么在迎來人生最重要收獲期之際,他卻選擇了自我革命?

蔡文勝

  如果不是《華爾街日報》的一篇英文報道,幾乎沒有人知道TTG是哪國的,干什么的,更不會有人把它與蔡文勝聯系到一起。隨著11月27日正式登陸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TTG終于揭開了自己的神秘面紗:它來自中國深圳,做銀行卡的優惠券生意,IPO當天市值4.8億澳元(約合20億人民幣)。簡而言之,這是中國第一家成功實現IPO的O2O企業。

  沒錯,它的天使投資人就是蔡文勝。到目前為止,TTG是蔡文勝從事天使投資以來第一個上市的項目。與此同時,他早年所投資的暴風影音已經在國內報會、排隊等待中,而頁游平臺4399今年的收入已經穩穩超過10億,是2013年最有可能上市的公司之一。

  對任何一位天使投資人來說這都是一份值得驕傲的成績單,對蔡文勝就更是如此。他并非出身于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的一線公司,無根無基,說白了,他來自圈子之外。他并非擁有顯赫學歷的海歸創業者,他甚至連高中都沒讀完;當別人的起點是Java、C++的時候,他的創業起點卻是漢語拼音a、o、e(從發音來看,這門“基礎課”到今天蔡文勝也沒有過關)。

  1993年,當蔡文勝從福建泉州的小山村走出、奔赴東南亞闖蕩的時候,沒有人想到這個連普通話都說不清楚的年輕人某一天會與一種叫做互聯網的生意結緣;當地人對日后橫掃中國的安踏、特步、鴻星爾克等各類鞋王可以坦然接受,即使那個連續多年位居福布斯富豪榜前十的地產大亨——同為泉州人的許榮茂,在當地人眼里也是一個數字意義上的符號。做傳統生意,然后發現別人不能發現的商機,是這個地方的“創業圣經”。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某種程度上,蔡文勝是一個信仰的“背叛者”。如果不是2000年的那個午后,他在香港的一份報紙上看到一個名為“business”域名賣掉了750萬美元,也許今天在中國某個不知名的三線城市的商業街的拐角處,你會看到一家看上去特別山寨的服裝連鎖店,他的老板是你在網上根本搜不到的蔡文勝;如果不是他自己做了一個叫做265的導航網站并且成功賣給Google(這是這家互聯網巨頭在中國的唯一收購),也許你會看到一個在北京各大互聯網會場來回穿梭、屌絲感十足并且人到中年的小站長,逢人便遞上一張名片,上面寫著“蔡文勝”,也許還有個英文名,比如Mike Cai。

  反正,他既沒有繼承泉州(晉江)人的發財邏輯,也沒有復制他們的成功路徑……

  當然,這一切只是如果。碰巧他那天看到了域名生意,碰巧他發現了中國互聯網江湖的游戲命門——流量,碰巧他做成了并成就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第一份自信,碰巧他喜歡上了天使投資。

  “蔡文勝在泉州、晉江一帶同樣很有名,但他屬于異類創業者,不同于那里的生意人、企業家,他玩互聯網玩出了名堂,這是很多做傳統生意的人很難做到的。”蔡文勝的同鄉好友、著名收藏家蔡銘超評價說。

  用時髦的話說,這叫“跨界”。從賣衣服、做地產中介、投資股票,到倒賣域名、自建網站、挖掘并投資互聯網草根創業者,蔡文勝一步一步顛覆著泉州人的生意模式。如果要歸結于一點,那就是傳統互聯網讓蔡發現并把握住了機會。但這屬于“昨日故事”——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無論是牛人還是屌絲,都被重新歸零,放到同一起跑線上:因為戰場正從PC轉移到手機。

  游戲規則徹底變了,Mike Cai不再是蔡文勝。

  “蔡站長”和“蔡天使”

  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TTG創始人熊科淼最早的業務不是優惠券,距離O2O更是十萬八千里。他做過音樂下載、手機的電子商務。其中在做音樂下載站的時候,他也是國內同一領域的佼佼者,至少在深圳算老大。但深圳互聯網氛圍一直不是很景氣,至少在2006年是這樣。所以,那一年突然收到一張來自廈門的邀請函的時候,他有點驚訝:深圳沒認識幾個同行,外地居然有注意咱的。

  來信的正是蔡文勝,當年他開始籌辦站長大會,希望熊科淼作為深圳的代表之一前去赴會。當時不少與會者,都是日后中國互聯網圈響當當的人物:2005年站長大會合影的時候,雷軍和周鴻祎是肩并肩坐在一起的;正是在這屆大會上,雷軍與李學凌長談后,決定投資他;同時,周鴻祎認識了奇虎的站長并收購了這個網站;到了2007年,酷6網創始人李善友在站長大會上的個人簡介聽起來就像“XX優秀工作者”一樣——十大新銳站長之一。

  那是屬于丁磊、張朝陽、李彥宏的年代,連雷軍、周鴻祎一干老將都擠進了站長的隊伍,熊科淼“之流”又算得了什么呢?但蔡文勝拿他們當回事兒。即使再草根的創業者,也有機會上臺發表演講,指點江湖,YY未來。這符合東道主的個人出身:英雄不問出處。在2006年的大會上,熊科淼認識了蔡文勝,前者對后者的印象是:給大家的禮遇很高,沒有架子,但普通話聽起來費勁。

  在2007年站長大會上,木螞蟻創始人上臺演講,第一句就是感謝蔡文勝,弄得蔡文勝云里霧里。原來幾年前剛創業時他曾登門找蔡文勝幫忙,問能不能送臺服務器,蔡文勝還真送了,但后來把這事全忘了。

  通過站長大會,蔡文勝對熊科淼的團隊有了更全面的了解,當年就對其進行了投資。在隨后兩年中,熊科淼的團隊不斷嘗試新方向,并在2008年最終確立了與銀行卡合作的優惠券模式(當時O2O的概念還沒在國內流行),即把分散的商家優惠券統一到信用卡上,讓券變成憑證,大大縮減了傳統優惠券生意的不確定環節。事后蔡文勝對熊科淼說,你知道我當年購買的第一個域名叫什么嗎?就叫“一卡通”。

  對于“蔡站長”來說,有一個問題不難解釋,即為什么他認識這么多的草根站長。原因很簡單,他做域名生意的時候,整天就是要和千奇百怪的網址打交道,網址的背后就是站長;同時,做265網址站的時候,又需要不斷地更新網站列表,這又少不了與各色網站和站長打交道。

  那么,“蔡天使”又是怎樣煉成的呢?這就需要“蔡站長”來解釋。所謂天使投資人,比拼的不是錢,甚至不是眼光,而是項目源,即如何保證靠譜的項目源源不斷地呈現在自己眼前。而作為站長之王的蔡文勝,在相當長時間內都有兩大法寶:265和中國站長站(站長之家)。前者能夠告訴他,哪些網站的流量在激增,哪些小站突然冒出來,這是定量分析;后者則會讓他了解到,那些流量上來的小站及其背后的站長究竟靠不靠譜,也就是站長之家扮演了圈子里的“關鍵人角色”,這是定性分析。

蔡文勝投資的知名項目一覽

  左手拿刀,右手拿叉,這是“蔡站長”變身“蔡天使”的獨門秘籍。在過去將近十年中,如果說作為一名天使投資人的蔡文勝有何競爭門檻,那就是在他身邊聚集了眾多別人根本無法看到的草根站長。

  安卓優化大師和卓大師的創始人蘇光升就是典型的例子。卓大師剛剛拿到百度的B輪投資,它的A輪投資者是君聯資本。而在君聯之前,是蔡文勝最早發現并投資了蘇光升。

  做這兩個產品之前,廣告文案出身的蘇光升曾投身SP行業并迅速淘得第一桶金。隨后他出于業余愛好做了一個塞班論壇,即opda.cn,專門做諾基亞的應用軟件下載,他自己三年先后投入了60萬,把這個網站做到了行業老二。老大叫塞班網。

  2009年年初的某一天,蘇光升突然接到蔡文勝的電話,說想和他聊聊。這時蘇光升才想起,自己見過蔡文勝。那是2003年的時候,蘇光升陪一站長朋友去北京某四合院參加站長小聚,這個局就是蔡文勝組織的,所以會對這個人印象深刻。但蔡文勝早就不記得他了,用蘇光升的話說,那次聚會他是“打醬油的”。

  而蔡文勝從站長之家創始人姚劍軍那里得知有兩家塞班論壇做的不錯,一家叫塞班網,另一家就是opda。其實,蔡文勝先見的塞班網團隊,后來才找到蘇光升。

  蔡文勝和蘇光升前后談了三次并最終決定投資后者。那是一個周六的上午,蔡文勝給蘇光升發來短信,說你給我一下你招行的賬號,我把錢給你打過去。蘇光升將信將疑,還對老婆說,你看這事靠譜么?他老婆說先把賬號給人家唄,打不打你也不會損失什么。就這樣,蘇光升把一排非常好記的銀行卡號給蔡文勝發了過去,對數字域名極其敏感的蔡站長回了一句話:這個號很吉利啊!

  轉天蘇光升就跟沒事人似的。很快蔡文勝就發來短信,問錢收到沒有。蘇光升還沒當回事。在老婆的催促下,他下午查了一下,突然發現余額后面多了好多零。顯然,這一幕很容易讓人想起《大話西游》里的一句經典臺詞:老婆,快來看上帝!

  對蔡天使來說,這種項目就叫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而故事才剛剛開始。

  脫胎換骨

  蘇光升說,在見蔡文勝之前沒有任何一個投資人找過他,因為幾乎沒有人知道他。但蔡文勝一開始想投資的不是opda,而是塞班網。后者無論是用戶數還是流量,都要高于opda,二者唯一的共性在于都是面向塞班開發者。

  但此時的蔡文勝對諾基亞及其操作平臺已經完全不感冒了。隨著2007年第一部iPhone上市,2008年第一款安卓手機G1問世,他就隱約感到,這才是手機的方向。蔡文勝最早和塞班網的團隊談,什么都很滿意,但他提出了一個條件:放棄塞班,全面轉向更加開放的安卓,也就是做安卓論壇。

  但對方死活不同意。要知道,2009年,諾基亞依然穩坐全球手機市場老大的寶座,而且這個位置似乎是不可撼動的。最后,蘇光升和他的opda算是撿了個漏,當然,前提也是做安卓論壇。蘇光升接受了,但告訴蔡文勝,這需要時間。

  2009年6月份,opda團隊搬到了蔡文勝在建外SOHO的辦公室,用蘇光升的話說,這里可能是中國最早的孵化器,除了opda,4399、美圖秀秀都有團隊在這里,行政、財務、對外合作基本不用自己管。

  2010年的某天,來了一位客人在辦公室與蔡文勝聊天。蔡文勝把蘇光升叫了過來,介紹說這是創新工場的汪華。然后蘇光升就聽兩人大談移動互聯網,說什么安卓才是未來。蘇光升頻頻點頭,但根本沒往心里去,心想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做個塞班論壇,一個月下來20萬、30萬的應用推廣收入,幾個人的小團隊舒服得很,安卓見得著錢嗎?

  又是幾個月過去了,見蘇光升還沒有什么動靜,蔡文勝急了。他從廈門打來電話,問為什么還沒轉,蘇光升又搪塞了一番,說什么最新款的諾基亞E71都出來了,塞班市場看上去還是蠻有前景的云云。蔡文勝一聽就怒了:“當初說好的,為什么現在又不做了?”

  平靜了一下,蔡文勝開始給蘇光升講自己的“血淚史”。每個天使投資人都一樣,人們往往看到的都是其光鮮的一面,成功案子一個接一個,失敗的教訓卻很少提及。蔡文勝告訴蘇光升:“你知道嗎,我們曾投過一個案子,幾千萬美元砸下去了,最后還沒成。為什么?就是方向錯了,沒有及時調整方向,怎么努力、砸多少錢都白費!”蔡文勝最后留下一句話:胳膊爛了,必須砍掉才有活的希望。

  這次通話之后,蘇光升又思考了一兩個月,期間一位團隊核心成員還因為方向問題離職了。這讓蘇光升痛定思痛,全面擁抱安卓,特別是開始在移動端發力。“那時安卓工程師還很難找,我就逼著我的小兄弟自學,同時把塞班論壇徹底停掉了。”這次轉型之后,蘇光升推出了兩款產品:一個是安卓優化大師,一個是卓大師。前者負責系統優化,后者負責刷機。

  據說,今年僅安卓優化大師這一個產品被收購的價格就達數千萬元人民幣,而卓大師剛剛拿到的百度投資,其金額也在數百萬美元。這距離opda轉型還不到兩年時間。還是在這一年多的時間中,諾基亞徹底放棄塞班操作系統,安卓手機則成為全球出貨量最大的智能手機。蘇光升說,服了。

  蔡文勝對趨勢的判斷與常人無異。他愛讀各種報告、財報,對數字的變化極其敏感。在騰訊最新的財報中,他明顯感到了傳統互聯網的變化:收入雖然很高,但已經無法達到預期,股價掉得厲害。而讓他真正感受到移動互聯網的威力的,也是來自騰訊。

  2011年3月份,微信剛出來,蔡文勝就發現了其價值。他在微博中喊道:人類已經不能阻擋微信了。幾乎同一時期,蔡文勝也在北京和上海分別投資了兩款類似于微信的產品,但到了2011年年底,蔡文勝明顯感到這場戰爭已經毫無懸念地結束了。

  蔡文勝說,過去兩年自己最大的“教訓”就是看到了趨勢,但行動還不夠堅決。在今年,他共投了七八個項目,全部來自移動互聯網。在真格基金的一次內部演講上,蔡文勝宣稱,從去年3月份開始已經不再投互聯網項目,只投移動互聯網。他的理由是:互聯網的第一個階段改變的是信息的構成,第二個階段改變了娛樂和電子商務的方式;而有了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后,傳統行業的改變剛剛開始。

  而傳統行業正是蔡文勝的“地盤”。一方面,他自己是做傳統生意起家的,對這些行業再熟悉不過;另一方面,他的很多“線人”也是來自傳統行業。以前做站長的時候,他見到那些做傳統生意的朋友、老鄉就問人家最近上什么網、用什么軟件,甚至他自己也會去泡網吧;而如今,他會留意對方用什么手機、玩什么應用。“這些小白用戶的需求,往往代表著大多數用戶的需求。”蔡文勝說。

  但這已經不是站長單打獨斗的時代了。“當年大公司都專注于自己的領域,像暴風、4399、265這些網站能悄悄地起來。現在不行了。你無法想象某個小鄉鎮還會突然冒出個李興平,這不可能了。移動互聯網更注重團隊。”蔡文勝說。

  戰場變了,游戲規則也就變了。傳統互聯網,對站長或者創業者的挑戰,其實就是流量變現。如果一個產品足夠好,站長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坐在家里收錢。但在蔡文勝眼里,移動互聯網沒那么簡單。“一款產品若想取得成功,必須有兩個必要條件。首先,用戶過億,這是起碼的底線,并且能夠輸出流量,就是用戶既能用你的產品,也能通過你的產品用別人的產品。其次,版本升級、更新要快。你看微信為什么起來得這么快,先是短信功能,接著是圖片、語音、搖一搖、二維碼、開放……這個版本升級的速度超過了所有競爭對手。”

  某種程度上,移動互聯網是蔡文勝的“二次創業”。盡管過去十年他借助傳統互聯網獲得了巨額財富和巨大的名聲,但蔡文勝心有不甘。就像雷軍把卓越賣給亞馬遜、周鴻祎把3721賣給雅虎一樣,他對自己賣掉265也是有深深的遺憾。“百度收購hao123之后,網站每年給它帶來十幾億的收入;360的主要營收來自導航網站,”蔡文勝說,“但是,有些事情錯過了可能會帶給你更大的價值。既然錯過了,就不用去后悔它。你急著往前走,去找尋更大的機會。”

  沒事的時候,甚至半夜剛從機場出來,蔡文勝愿意去好友蔡銘超的會所,喝喝茶,聊聊天。“有時他坐在那里上網,我研究我的古董,一天也說不上幾句話,就這樣。”蔡銘超說,蔡文勝對新的趨勢確實很敏感,他總能發現別人還沒注意的機會。微博、微信一出來,都是蔡文勝第一時間介紹給蔡銘超的。

  不算上那些純粹的“捐款、捐物”幫助過的站長,蔡文勝目前正式的天使投資項目在50個左右。他不喜歡用多少項目獲得A輪或B輪融資來衡量成績單,而是更關注每個項目的用戶數。“一個產品如果能獲得1千萬的用戶量,在我眼里就算及格了,比融到多少錢還高興。”蔡文勝說,在這50個左右的項目中,目前有一半項目的用戶數超過千萬級別。

  但他也說,今年最大的項目“退出”不是TTG的上市,而是女兒考上了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本科——中國大陸不超過20個入圍者。“你知道,像我這種沒上過學、草根出身的人,最高興的莫過于孩子有出息了,這至少證明我蔡文勝還是有讀書天分的!”他笑著說。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木鳥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樓
* 匿名 發表于 2017-3-16 11:28:03
http://48488hk.com娛樂網站

熱門評論
* 匿名 發表于 2017-3-16 11:28:03
http://48488hk.com娛樂網站
忠杰28辛运28单双预测